zippo

全国免费热线: 400-0011-1160
导航菜单

zippo经验参考

ZIPPO叮当

二战时,美国的参战使全国发生了大范围的变化,这一变化先是给ZIPPO带来了困难,但最终却使它得到了世界的认可。

黄铜成了战争所需的重要物资——它被用作制造军队所需的成百上千的炮弹和弹壳。ZIPPO相应地将打火机的外壳由黄铜变为钢。为了防止生锈,他们涂上一层效果显著的黑色漆。ZIPPO使用钢制打火机外壳,并转包给了一家拥有相关设备的土木公司。在战争中,这种暗色的黑漆在战场上具有不反光的特性。于是普通的钢成了二战中制造打火机的唯一样式。1943年,四管电石被三管电石所替代。

尽管ZIPPO没有得到军队的正式采纳,创始人Blaisdell将几千只打火机运到很多陆军消费合作社,训练营里成百上千的男男女女当即把ZIPPO抢购一空。军队到海外时,士兵们都随身携带着ZIPPO,而那些没有ZIPPO的士兵都在海外的补给站买到了。

军队对ZIPPO的需求量是如此之大,以至于ZIPPO的全部产品都是为军人设计的,而不被普通家庭所接受。事实上,ZIPPO也仅仅只在由海外的陆军消费合作社出售。

考虑到需求之大,战争中出现假冒的ZIPPO就不足为奇了。ZIPPO的制造商强烈反对将冒牌货引入美国市场,强调只有真正的ZIPPO在手中才有厚重感,并给出了识别方法ZIPPO“叮当”——今天众所周知的“ZIPPO叮当”。

1942年,打火机的总销量自10年前被引入以来已达到一百万只了。从这时起销售猛增,二战结束前已售出几百万只了。

尽管制造材料的获取受到了限制,但ZIPPO提供了九种不同的设计和普通的钢漆:

  1、普通

  2、交叉的字母

  3、拷贝顾客的签名

  4、交叉的来复线

  5、军队的鹰徽标志

  6、一面是交叉的来复线,一面是交叉的字母

  7、一面是交叉的来复线,一面是顾客的签名

  8、一面是鹰徽标志,一面是顾客的签名

  9、一面是鹰徽标志,一面是交叉的字母

为了使在陆军消费合作社所订购的打火机和军装更相配,ZIPPO还提供了更多选择。此外,Blaisdell不久便开始想方设法让自己的打火机更个性化,于是姓名的首字母、军队标志、妻子或情人的名字被手艺人或民间珠宝商刻到了打火机上。

这些个人作风美化了ZIPPO——他们忠实可靠的同伴,无论是战场中,还是战场外,男人女人都随身携带并且使用频繁,这使打火机具有了一种特殊的情感价值。今天许多老兵在陈列室中十分骄傲地展示自己从前使用的ZIPPO,以及在战争年代其他的值得纪念的事。

美国陆、海、空三军将士使用的几百万只ZIPPO引来了外国人的关注和羡慕,于是ZIPPO出口不断出口到欧洲、亚洲和非洲。这个巨大的轰动,美国装备由于新颖和优质而受到普遍青睐的时期,这为未来ZIPPO出口经典打火机取得成功打下了基础。

为了纪念在战争中结下的友谊,陆海空士兵和水手互赠打火机作为礼物。ZIPPO成为了美国偶像,它作为礼物或完全意义上的商品而受到民众的狂热追逐。

在二战期间的朝鲜,Zippo成为军人们不可获缺的一种工具。在当时的朝鲜军队中,约有20万只ZIPPO打火机在使用中。这些Zippo打火机为士兵们提供了多功能用途,镜子、小锤子、打信号的工具还有随身携带的火种。

Zippo被放在胸前的口袋中,被固定在钢盔上,或者放进子弹袋中。当时为打火机充气很困难,所以Zippo通常被充以汽油、酒精甚至柴油燃料。

在越南,Zippo具有了从未有过的人性化和装饰性。在当地越南人那里,可以找到最优秀拥有题字和雕刻的Zippo打火机,他们可以根据打火机主人的要求雕刻。

直布罗陀人所随身携带的Zippo打火机就象非正式身份证,因为它上面有主人的名字及一些基本情况。它几乎成为了直布罗陀的旗帜,在上面记录和描绘了重要事件、感情变化、诗歌、具有历史意义的日期和地点等,有时还会用卡通手法来描绘。

大都是越战老兵讲述的他们与Zippo的友谊和体会的故事。最具代表性的Zippo上面印着“橙色的国度记载着,1997年2月27日”,在这 个标题下面写着:“老兵始终为老友持着一只火把,重燃一份往日的激情”。六只Zippo打火机摆在桌子上,是幸运的象征。在越南,很多人喜欢把Zippo 放在胸前的口袋里。所以经常能听到这样的传闻,说Zippo为士兵挡住了射往心脏的子弹。据Zippo生产厂家报,美国人在越战期间使用了20万只 Zippo打火机。

无论作为旅行必备而购买的,或是在异国的纪念品,在那些难以忘怀的峥嵘岁月中,Zippo打火机是唯一能够陪伴这些年轻人的。

如果一个国家终日泥泞不堪、雨水不断,那么买个Zippo打火机是最明智的,因为它会一直工作,不受影响。——美国加里弗尼亚州阿海纳姆的米歇尔-强森说。

我们请橙色国度的老兵们和我们一起分享他们与Zippo的往事。以下就是一些小故事:

万能的Zippo

可以用来做饭、取暖,由于它的制造材料,它可以燃烧到高温而绝无爆炸的危险。把它置于钢盔下,可以很方便快捷地烧开水。除了这些应时的功能外,它还可以做消遣:

“你能用它完成任何把戏”1967-1968驻扎在BIEN HOA的吉姆-科林斯说。

“仅用一只手捏着它就可以打开,或者只是用拇指轻擦Zippo的顶端就可以把打开它。弯曲一下你的手指,它便打火了。在很多有纪念意义的时刻,ZIPPO都可作消遣之用。”

驱赶水蛭的火

“它是我带回来的很少物品之一 ”,来自雷克弗瑞斯特的乔–玛迪亚斯特说。

当时21岁的玛迪亚斯特是于1965年九月在距离DANANG十里外的地方购买了他的ZIPPO。

“它是必不可少的”,玛迪亚斯特,这个缅因州军团的上等兵说,“现在,我把打火机和我那些荣誉勋章一同放在珠宝盒中”。

“那时也买了印有“越南”二字的贝雷帽,现在我都不知道放哪了,可我一直好好保存着我的打火机”。

这个打火机可以在他无法想象的环境中使用。“我永远都记得那个事情:我们连的指挥官让我和上等兵蓝斯-泰特在我们已占领的327号山头下的山谷布设通讯电缆。

周围是大片的饭稻田泰特说他一个人来做就成了,让我只管拿枪。他走到一座小桥下,不一会他从桥的另一侧跑出来,并大呼救命:他身上爬满了吸血的水蛭。

我马上点燃了一根香烟并迅速递给他,以便他用香烟来烫那些水蛭。同时我用打火机来驱赶他身上的水蛭。 它表现得很出色。”

Zippo的历史

现年53岁的约翰-达郎 ,是阿纳海姆洲罗若中学的校长,他从不吸烟但总随身携带他的 Zippo打火机。

“我当时是在街上买的这个打火机,并且让人在上面刻了字”,这位当1968年的指挥官说,“我以它为傲,它是那个洋溢着男子气概的年代的象征”。

达郎记得他花了1.50美元买的Zippo,然后又花了25c让手艺人给他在上面刻了字。他有两个打火机:一个上刻有他的名字,另一个是他妻子的名字。

“随身带着你的Zippo真是一件很酷的事情,因为它们能发出独特的叮当声,”达郎说。1966年达郎首次参观了位于华盛顿的越南退伍军人纪念馆。今天当他说起与越战有关的那段历史以及纪念墙时, 他总会提到 许多退伍军人作为礼物留下的Zippo 打火机。

“Zippos 是吉祥的源泉,”达郎说。“最有趣的是,我从没想过去点烟什么的,但我却总是随身携带着它。”